卫生间装修

红木家具新规难行灰色利益掣肘经销商

2021-11-17 08:53:10 来源: 白山家居网

红木家具新规难行 “灰色利益”掣肘经销商

红木家具新规难行灰色利益掣肘经销商 若厂家按照新规的要求出具“明示卡”,相应的利润可能会受到影响。但如果“明示卡”信息不实,则有可能成为消费者维权的证据。在利益与规定面前,经销商“进退维谷”。

“正在办理”、“在厂家那里”、“随货上门”……在红木家具需配备“一书一证一卡”的新规被强制执行半年多,记者从北京多个家具卖场上得到的仍是这样的答复。

而事实上,《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》这部新规早已被业内所熟知。其中,对红木家具产品需保证“具有产品使用说明书、产品质量明示卡和产品合格证,否则禁止销售”的规定可谓严格。

直到2013年9月1日,该标准的实施已逾7个月,但记者走访调查后却发现,新规推行的成效并不大,“无证销售”的状况并未得到好转。

然而消极的市场态度与暧昧的利益关系,让这部意图为红木家具“正名”的新规寸步难行。

商家消极面对“明示卡”

在9月1日,记者走访北京多家红木家具销售市场发现,新规实施情况并不如想象中乐观。商家对于“产品使用说明书”与“产品合格证”一般都能主动提供,但当提到红木家具“产品质量明示卡”时,却往往得不到干脆的回答。

记者看到大部分红木家具销售商看似符合规定地摆放了“明示牌”。然而,仔细观察可以发现,“明示牌”与新规要求的“明示卡”还存在相当的差距。

在一些名牌红木家具店内,每个红木家具上都摆放着一个牌子,对产品的产地、木材种类、生产日期、价格等作出了明确标识。但新规中要求“明示卡”应当标明的规格、适用范围、涂饰工艺、装饰工艺等诸多信息却丝毫没有提及。

对此,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姜笑梅告诉记者,新规中的“明示卡”如同红木家具的“身份证”,要求至少注明产品执行标准、产品分类、产品适用范围等多组信息。如产品与明示卡标注信息不符,消费者可进行维权投诉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很多商家在被询问“明示卡”时,表示正在办理中或在厂家处。有些红木家具不仅没有相应的产品证件,有的连产品标签都没有,需要逐一向导购询问材质及价格信息。当被问及“明示卡”时,导购表示只能“随家具附送”。

而还有一部分商家为绕开新规,甚至跟消费者玩儿起了文字游戏。一位近日购买近十万元红木家具的消费者向记者透露,商家在推销时声称自己的产品是高档“越南黄花梨”。然而,购买后他发现,在备份合同中其成分仅标明为“花梨木”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很多俗名相近或外观相似的红木,因属类、产地不同,价值差别也很大。一套非洲花梨木床与一套越南黄花梨的床价格相差近百倍。这让他不得不质疑商家有误导消费者之嫌。

“灰色利益”掣肘经销商

也许有消费者会质疑,提供一张小小的“明示卡”并不困难,为何红木商家却始终遮遮掩掩不愿公示?

对此,经销商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“贴不贴无所谓,对生意没影响。”一位经营超过3年的红木家具销售商对记者表示,“来买红木的一般都是行家,或者是有投资需求的个人,他们更相信自己的眼光。”

但有一些商家则表示,不提供“明示卡”的原因在于“明示卡”操作过程中存在漏洞。

因为红木光树材就多达8类33种,而一些树种在色泽、纹理上非常接近,如果不是专业人士,很难正确判断,这也导致了商家有空子可钻。“一吨卢氏黑黄檀行价在30万元以上,而同样一吨东非黑黄檀只要6000元的成本。如果‘明示卡’上只标注其共同的种类:黑酸枝木,则经销商并不算违规,而对消费者来说,却容易被误导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。

同样存在鱼目混珠现象的还有交趾黄檀与绒毛黄檀,前者每吨的价格是后者的10倍以上。商家在产品质量“明示卡”上往往只填写“红酸枝”,而把绒毛黄檀当作交趾黄檀卖,让消费者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付出10倍的代价,而维权却很艰难。

“灰色利益”已经成为了部分家具企业谋取利润的窍门。

除此之外,进货渠道的混杂也让经销商们对提供“明示卡”更加消极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,其实商家不愿出具“明示卡”不只出于利益的考虑,还出于对承担风险的恐惧。目前,国内红木家具货源鱼龙混杂。仅广东中山、福建仙游等地,就有上千家不同规模的红木家具厂家。而由于这些中小厂家的产品价格低廉、质量不一,往往不愿出具“明示卡”,使得从这些渠道进货的经销商为保证控制成本,也只能声称“明示卡在厂家处”。

新规漏洞待监管

“新规的出台虽然填补了我国红木家具行业没有国标的空白。但是,目前各个企业对新规理解的程度不同,也造成了新规执行难的现状。”姜笑梅说。

除此之外,执行“明示卡”的新规,需要在红木卖场、经销商、厂家三者之间达成共识。潘海英表示,早在去年10月,就有企业联合业内同行加大宣传力度,并率先执行,给产品出具“明示卡”,但直到现在,同行响应者仍然不多。

中国家具协会红木专业分会主任招寿田认为,从专业角度分析,由于红木家具门类十分广泛,不同门类之间价格悬殊,仅通过“明示卡”想让消费者对产品一目了然并不现实。

在姜笑梅看来,《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》的出台,对整个红木家具行业还是起到了一定的规范作用,对以往利用材料差别以次充好的现象给予了一定遏制,提高了厂家经销商的违规成本。他认为,除了行业本身需要提高对标准的认知和贯彻外,工商部门也要加大执法力度,进行督促和引导。

本文标签: